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要闻
“一带一路”给中国国际物流带来的新机遇

【发布时间:2015-07-22     作者:澳门新普京物流    字体:    点击次数:790次 】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优先开放东南沿海地区,并在东南沿海大规模进出口货物,带动东南沿海地区物流发展。随着我国加快沿边开放步伐、扩大内陆地区对外开放以及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会增加我国西向国际物流规模和一些重要节点城市物流发展机会,为我国国际物流发展带来新的战略机遇。
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会增加我国西向国际物流规模
(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进一步深化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并带来物流发展,增加我国西向国际物流规模“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内容就是深化与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我国与沿线国家经贸合作具备坚实基础。目前,我国是不少沿线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和主要投资来源地。沿线国家的要素禀赋各异,发展水平与阶段不一样,比较优势有所差异,具有较强的互补性。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加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积极与沿线有关国家和地区发展新的经贸关系,将有助于形成稳定的贸易、投资预期,进一步深化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增加我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和我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的贸易规模,并由此带动我国西向物流规模。
(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降低物流成本,促进我国西向国际物流发展 虽然我国与中亚国家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方面有了很大进展,但是相对运输需求的增长还有很大的差距,比如:我国与中亚国家铁路技术标准不统一;道路运输运力有限;除了在铁路、公路等主要交通基础设施上实现了基本连接以外,其它方面的基础设施连接情况相对较差,有的还未起步;在民航方面中国具备与中亚国家通航条件的大型机场少,直航线路少,这都严重影响物流的快速发展。基础设施水平不高,导致了运输成本偏高,制约了中欧陆上通道贸易。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国际骨干通道建设,抓住交通基础设施的关键通道、关键节点和重点工程,优先打通缺失路段,畅通瓶颈路段,加快互联互通、大通关和国际物流大通道建设,提升道路通达水平和贸易便利化水平,将会降低物流成本,有助于我国西向物流发展。
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会为我国一些重要的节点城市带来物流发展机遇
以“一带一路”引领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将会为一些重要的节点城市带来物流发展机遇。
(一)为我国与周边国家接壤、相邻的一些重要节点城市物流发展带来新机遇 我国与周边国家接壤、相邻的节点城市,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已有一定的基础。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东南沿海部分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以及我国加快沿边开放步伐,必然会深化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并带动我国与周边国家接壤、相邻的东北、西北、西南、东南地区节点城市的经贸发展,形成一批商贸物流枢纽中心。
(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实施陆海统筹,为国内一些节点城市的物流发展带来新机遇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实施陆海统筹,构筑东中西部联动发展新模式,建设连接南北东西国际大通道。建立中欧通道铁路运输、口岸通关协调机制,打造“中欧班列”品牌,建设沟通境内外、连接东中西的运输通道。支持郑州、西安等内陆城市建设航空港、国际陆港,加强内陆口岸与沿海、沿边口岸通关合作,这将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物流发展带来新机遇。

“一带一路”给中国国际物流带来的新机遇

三、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带来我国制造业、能源、资源和电子商务等物流发展
(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会带来制造业物流发展新机遇 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东部沿海地区制造业熟练工人平均工资大约已相当周边发展中国家的2~7倍。我国低廉劳动力的因素正在逐渐弱化,综合比较优势正在形成。虽然劳动力成本提升,使得我国部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但我国拥有经济规模世界第二、国内市场不断扩大、人力资本不断提升等优势,转移到东南沿海及周边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市场可能在国内;我国有些附加值低端环节转移出去,但高端环节仍需在我国境内完成,这都将会深化我国与周边国家的制造业合作,促进制造业物流发展。
(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会带来能源物流、资源物流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数与中国具有经济互补的合作基础,尤其是具有较强的资源互补性。比如:中亚国家的油气,印尼、菲律宾的镍、铁,越南的铝土、铁,泰国、老挝的钾盐等,都是中国急需进口的大宗矿产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共同维护输油、输气管道等运输通道安全,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将会推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资源合作,带来能源、资源物流发展。
(三)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会加快电子商务物流发展 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电子商务和物流成为各国企业参与全球化的重要方式。各国将高度重视电子商务和物流发展,推动电子商务和物流跨区域、跨经济体延伸。跨境电子商务活动日益频繁和活跃,对跨境电子商务物流从体系到能力都提出更高要求。我国新一轮的对外开放、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自贸园区建设、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等为跨境电子商务物流发展带来重大历史发展机遇。例如,据不完全估计,到2020年,我国国际及港澳台快递业务收入将突破1000亿元,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将超过15万亿元。
四、自我强化效应:一旦我国与欧洲陆上通道贸易不断增加,将会降低陆上通道物流成本,并推动陆上通道贸易和物流进一步发展
目前,我国与欧洲陆上通道贸易面临物流费用偏高等问题,从欧洲很难揽到足够的回程货物,货源供应不足,空箱返运费用高,两次换轨拖延运行时间,口岸通道运力不足等。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将会增加我国与欧洲陆上通道贸易,并会降低陆上通道物流成本。一旦陆上通道物流成本降低,就会形成良性循环,促进推动陆上通道贸易和物流进一步发展,催生出物流相关的物流信息、物流大数据、物流金融等高端行业发展。
(魏际刚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物流学会副会长;赵福军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